小伙伴们大家好!很多朋友都爱看网络小说,但是小说看多了,不知不觉就书荒了:“感觉都没小说看了,书荒好难受啊。”作为一个老书虫,小编也是非常明白大家的感受。今天小编给大家献上比肩《昭奚旧草》,碾压《香蜜》,虐到肝疼,年度黑马成功逆袭!

第一本:《今世之只为寻你》作者:曲苏苏

精彩剧情:

回到相府,李筱先去了母亲何氏屋子。何氏和丞相有一嫡长子,名为李季枫,比李筱年长3岁,因长相继承了何氏的温婉,显得颇为秀气儒雅。李筱闲来无事最喜欢的便是打趣大哥李季枫,生的一副比自己还漂亮的皮囊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有时候自己想想:他如果是个女孩,岂不是甩自己几条街?!本来有个无双姿容的丫鬟就够她吃几壶了,还来两个妖孽哥哥。“母亲安好!”李筱微微曲了曲膝侧身向着何氏行了行礼。 “这孩子今儿个咋的这么知书达理了。”何氏笑着吩咐贴身嬷嬷赶紧沏茶,再让小厨房弄些李筱爱吃的高点。吩咐完张嬷嬷后,何氏便示意李筱坐在自己身侧:“你这泼猴平日里撒泼惯了,今儿个咋的行起礼来?” 李筱撇撇嘴,也没急忙开口说话,只是抱着何氏的胳膊肘晃了晃。何氏何日里哪曾见过她这般撒娇样,连忙打趣着说:“看你这样我也省的,去了曲府可还玩的惯?” “母亲又不是不知道香菱和那世子墨怀贤定亲的事,我去她府里不是看见她秀嫁衣就是被褥套子,看的烦闷不已。”李筱靠着何氏肩膀闭着眼,微觉倦意,接着又说道:“母亲,筱儿在你这睡会罢,都有月余不曾见着母亲了。” 李筱刚被抱回相府还只是个不足月的奶娃娃,李节章就直接把李筱记在了何氏名下,让何氏养着。何氏生来也是贤惠,再者已有一子李季枫,所以便把这个女儿视如己出,李筱虽也知道自己是丞相捡回来的,但也确实把丞相府当成自己的家。也因着与何氏亲,所以看范氏怎么看怎么不顺眼,更何况还把主意打到大哥头上去了,不过二哥对自己还不算坏。 何氏遣退丫鬟们,理了理身上的月白牙色服饰说:“今晚就在母亲这里用膳,你且睡会,我去看看厨房!” 李筱拉了拉盖在身上的被褥,也没回话,侧身往里不一会便熟睡了。 溶洞缥缈,云烟缭绕。李筱脑海里蹦出这两个词来,往前是白鹤飞鸣,阶梯成s型向上与天相连,阶梯上偶尔飞过三两只白鹭或是成群白鹤,耳旁传来的钟鸣使人神清明智...正准备脚踏阶梯时,掉落空中。 “小姐,该醒了!”丫鬟在李筱耳旁轻轻唤着。 “这是哪?”李筱眨眨眼,又眯了回去,过了好一会才揉了揉额头。“还困!” “夫人让厨房做了小姐最爱的斋香素烧鹅和炒三丝,小姐收拾下就可以摆饭了,听说今儿个大少爷也回来了呢!” 李筱一听见吃的,精神头就好了,立马起身穿好衣衫,又让人打了水来净了净面。

第二本:《是劫而非缘》作者:陌之双

精彩剧情:

夕阳下,单薄的背影,修长的影子,似乎有说不尽的辛酸苦楚,渐行渐远。待她走到城下时仍是挺直了腰板,高昂着头,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  “主帅,我们要不要追上冷邱,擒住他。”一位将军带兵过来向萧煜轩请命。冷邱如今据城尚有一段距离,他们追过去定是能追上的,他看着越来越远的冷邱蠢蠢欲动。    萧煜轩一言不语,转身跨上马便离开了。    她是做得出来的,鱼死网破,与他同归于尽。    但他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她放下了匕首,连解药也不再逼要了。这个人果真与其他南国人不同,懂得顾全大局。这样的人若是友军,他们或许会成为朋友,可若是对手,恐怕会是一个恐怖的敌人。    “爹,女儿对不住您,”南国主帅军营里,冷邱低着头,声音有些哽咽。    “秋嫣,你难道忘了军医所说的吗”,冷霆听了今日的事很平静,语气平静的异常,“我的腿即便是找到了解药,也难以恢复,今日,你实在不该为我冒险。”    “可女儿怎能眼睁睁的看着您就这样,一辈子?”冷邱有些激动,泪珠滚落,“女儿这条命是您给的,若没有您,哪来今日的冷邱。如今或许有机会救您的腿,我怎能轻易放弃?”    冷霆沉默片刻,抚着她的手,安慰道:“其实你心里清楚是非大局,不然,你也就不会放下手中的匕首了。爹知道,你是一个称职的将领,更是一个好女儿。这,便足够了。”    冷秋嫣看着父亲,一股愧疚感涌上心头,她终究还是为了这沙城,为了所谓的大局,放弃了解药,放弃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恩人。    “我若死了,我北国大有骁勇善战的勇士。你若死了,南国,还有人可用吗?”萧煜轩不过数语的话又反复回荡在耳边,犹如心魔。    他说得没错,南国再无人可用了,这些年南国上下空吃老本,一片奢靡之音,早已腐烂不堪,无人可用。而北国这些年来励精图治,勤练军队,国力显增。    只是为了这样一个腐朽的国家抛弃父亲值得吗?她也犹豫过,但她实在做不到放弃这个国家,而她始终也认为若是北国这样一个野蛮的国家打败南国,南国定会民不聊生,一片血腥。    那种场面她不是没有经历过,横尸遍野,血流成河,那是她一生都无法抹去的痛苦。

第三本:《东宫》作者:匪我思存(比肩《昭奚旧草》,碾压《香蜜》,虐到肝疼,年度黑马成功逆袭!)

精彩剧情:

来到上京之后我见到许多从前没有见过的事物,但我一点儿也不开心。 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,忽然不远处“扑通”一声响,紧接着有人大叫:“快来人啊!我哥哥掉河里了!快救人啊!”     我抬头一看,就在不远处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,正在那里哭喊:“快救救我哥哥!他掉到河里去了!”     我看到一个小脑袋在水面上浮起来一下,又沉下去,我不假思索就跳到水里去,压根儿忘了自己不识水性这档子事。等我抓着那孩子的胳膊时,我自己也呛了不知道多少口水,我想这次坏了,没救起人来,自己反倒淹死了。我被淹死了不打紧,我死了可没人照顾阿渡了,她一个人也不知道晓不晓得回西凉的路……     我连着喝了好多水,整个人直往下沉,阿渡把我从河里捞起来的时候,我都快不醒人事了。阿渡将我放在河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,我咕嘟咕嘟吐出好多水,想当年第一次在东宫见到水晶缸里养着的金鱼时,我觉得稀罕极了,它怎么会有那么大那么可爱的圆滚滚的肚子,而且总是慢悠悠地吐着泡泡?现在我明白了,原来它肚子里全是水。     阿渡全身上下都湿透了,她蹲在我身边,衣裳还往下滴着水。她神色焦虑地盯着我,我晓得我要是再不醒过来,这傻丫头就真的要急哭了。     “阿渡……”我又昏昏沉沉吐了一大口水,“那孩子呢……”     阿渡将那落水的孩子拎起来给我看,他全身也湿嗒嗒滴着水,乌溜溜一双眼睛只管瞧着我。     我头昏脑涨地爬起来,周围已经围了好些人,大约都是瞧热闹的。我成天在街上瞧热闹,没想到这次也被别人瞧了一回。就在我和阿渡绞着衣服上的水时,有人哭着喊着,跌跌撞撞挤进了人圈:“我的儿啊!我的儿!”     看那模样应该是对夫妻,他们俩抱着那落水的孩子就放声大哭起来,那个女孩也在一旁揉着眼睛。     一家团聚,我觉得开心极了,成日在茶肆里听说书的讲侠义英雄,没想到今天我也英雄了一把。谁知道一个念头还没转完,突然那落水的孩子就哭起来:“爹,是那个坏人把我推下河的!”说着他抬手一指,就正正地指向了我。     我瞠目结舌,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     “我也看见了,就是他把哥哥推下河去的!”小姑娘嫩嫩的嗓子,听在我耳中简直是五雷轰顶。

第四本: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作者:电线(简称:香蜜)

精彩剧情:

就听见“嘭!”地一声巨响,那红毛小兽炸了毛弹起身来,定睛一看,原来是团红毛小狐狸,尚未来得及数清它身后拖着的尾巴数,又是“嘭!”地一声,眼见得手中那毛茸茸软绵绵的小爪瞬间变作一只修长的手。沿着那手向上看去,就见面前立了一个约摸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,着一身品红纱衣,唇红齿白,眉眼弯弯,盯着我的手看了半晌,逸出轻烟一叹:“唉,老夫活了这许多年也总算被人非礼过一回了,甚感慰足,甚感慰足。”  继而,泪涔涔地抬头反执起我的手:“不知汝是哪家仙童?姓甚名谁?”  我想了想,虽然它说什么“非礼”我听不大明白,但“仙童”我还是不敢妄自冒充的,但在天界仙家面前承认自己是个精灵大抵有些丢脸,于是我清了清嗓子与它道:“唤我锦觅便可,仙童不敢当,不过……呃……不过是个半仙罢了。”修仙修了一半,可不就是半仙嘛,对于自己发明的这个词,我颇有些自得。  “半仙?看来我这个午觉睡得委实长了,天界竟又多了个仙阶。”携了我的手抬眼环顾四周,“这不是旭凤的园子嘛!如此说来,你便是旭凤的仙童了,我就说旭凤这娃儿虽然脾气不好,眼光却是极好的,瞧挑的这仙童水灵灵的小模样。”  说罢,还捏了捏我的脸颊。我闪了闪,没有躲过,有些愤愤,“我不是那焦凤凰的仙童,我是他的恩公。”  “恩公?”那人两眼迸光,拉了我的手席地坐下,“来来来,小锦觅,与我说说。我最欢喜听故事了。”  我挣来挣去愣是挣不开这个狐狸仙的手,只好与它说那来龙去脉:“那凤凰烧焦了,落入花界……”  “啧啧~落难公子。”狐狸摇头晃脑打断我。  “我碰见了……”  “啧啧~灵秀小童。”狐狸摇头晃脑打断我。  “与他渡气……”  “啧啧~肌肤之亲。”狐狸摇头晃脑打断我。  “他醒转过来……”我转头瞧了瞧狐狸,见它眼汪汪地托腮瞅着我,我巴巴地回瞅它,瞅来瞅去,它终于按捺不住,“怎的不往下说了呢?”  “我在等着你的‘啧啧’。”我坦然应道。  它了悟地“啧啧。”了一声,我便继续往下,“后来,焦凤凰为报恩于我便将我带至天界。”  “啧啧~情爱便是这样发芽的。”狐狸仙一脸高深摇头晃脑,忽地抚掌笑赞:“经典桥段,甚得我心。”  趁它抚掌之际,我迅捷地收回自己被它握住的手,放在鼻下嗅了嗅。  呃~怎么没有传说中的狐臭。  那厢,狐狸仙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,道:“可叹是个男童,我家旭凤眼看着便要断袖了。”  我又糊涂了,且不说“断袖”是个什么东西,单它说我是男童我就不明白了,怎得那焦凤凰又说我是女身?后来我才知晓,彼时因我着了男童的衣裳,那狐狸仙才将我认错。  我正糊涂着,那狐狸仙却一脸玄机对我招手,“小锦觅且附耳过来。”  我凑上前去,它在我耳边郑重道:“其实,‘报恩’这词原是我起意拟出来的,不知怎的传着传着就把其中一个字给传错了,枉费了我一番初衷。”  转眼间,狐狸仙变了枝小树丫在手,在满地花瓣零落中一笔一划写下一个大大的“抱”字,道:“此乃正字。抱恩抱恩,无抱怎还恩!”

比肩《昭奚旧草》,碾压《香蜜》,匪我思存的《东宫》虐到肝疼,年度黑马成功逆袭!今天的推荐到这里就结束了,上面的推荐都准备好加入你的书架了吗?如果喜欢小编的介绍,可要多多转发哟!欢迎大家在下方留言区留下评论和点赞,同时也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小编,小编会每天给大家安利小说哦。

该文章转载自:正品粉导航收录最全面ac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