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回

薄命女偏逢薄命郎

葫芦僧乱判葫芦案

第2篇:

英莲逢冤,无以抗拒的命运安排

要问大观园中的女孩谁最冤,非香菱莫属了。本是一个被捧在手心的望族大小姐,却在还不知世事之时就落入了人贩子之手。

那时候,她叫英莲,脂批说,英莲,是应怜之意,是应当被怜惜之人。

精读过全书之人都知道,红楼一梦,写的是“千红一哭、万艳同悲”,是所有女孩的悲惨命运,难道只有香菱一人“应怜”吗?

确实如此,所有女孩的悲惨命运,都或多或少与自己的性格相关,唯有香菱,是完全被命运所捉弄的人,作者给他的人生定位是四个字:有命无运

有命,是指她天生好命,生在望族,又是独生女,父母视为珍宝,这是古往今来无数人梦寐以求的。

但是,从她三岁开始,老天给她的,就都是劫运。什么是劫运?一辈子处在底层没有翻身的机会并不算劫运,所谓劫运,是指让你看到希望,以为好运到来,却只是一个泡影,转瞬就消失了。

不断地给你希望,再让你绝望,这才是劫运。

三岁被拐,记忆模糊,被人贩子 “养在一个僻静之处,到十一二岁,度其容貌,带至他乡转卖”。可以想象,这么多年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,唯一的希望就是可以被卖到一个好人家。

为何要“度其容貌”?那是个买卖人口合法的年代,穷人生活困顿,也会把女儿出卖,比如袭人,就是卖到贾府当下人的。一旦被卖出,就成了买家的私有财产,可以任意处置,包括转卖。既然是私有财产,转卖时就可以论质标价,女孩通常有这么几条出路:一是卖给富人家当妾,二是卖到富人家当丫鬟,三是卖给戏班当小戏子,四是卖到窑子为娼妓,五是卖到尼姑庙当小尼姑(这些在原著中都有体现)。

最值钱的,就是卖到富人家当妾了,但也对资质的要求很高。

以英莲的资质,拐子当然希望卖个最好的价钱。

于是,属于英莲的希望来了,老天给他抛来了一根充满诱惑的橄榄枝。

上面提到的几条出路,最好的也只是做妾室,总归逃脱不了成为人下人的命运,但是,这位买主,却能把英莲重新捧回人上人。

这是个什么样的买主?

乃是本地一个小乡绅之子,名唤冯渊,自幼父母早亡,又无兄弟,只他一个人守着些薄产过日子。长到十八九岁上,酷爱男风,最厌女子。这也是前生冤孽,可巧遇见这拐子卖丫头,他便一眼看上了这丫头,立意买来作妾,立誓再不交结男子,也不再娶第二个了。

这可真是老天送来的良配啊,不仅年貌相当,且有些家底,最重要的是,从此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,再不会有妾室争宠,且无公婆要侍奉,家庭关系非常简单。即使放在现代,这条件也会让姑娘们争相嫁入。

所以,英莲自己也说:“我今日罪孽可满了!”

可以想象英莲此时的心情:即将跳出火坑,幸福就在眼前。

在眼前,却不代表在手里;在眼前的,可能只是虚幻的假象,只为了给你一点暂时的心理安慰,只有抓在了手里,才是实实在在的幸福。

很快,虚幻的假象就消失了,应该也是因为英莲长得太好,卖得太顺利,让拐子尝到了甜头,于是想要找个更大的买家,卖个更好的价钱。

拐子想的没错,果然还有更大买家,已经买好了机票准备进京的薛家霸王,一眼看中了“英莲生得不俗”,于是,属于英莲的喜剧,转眼就成了悲剧:两个买家互不相让,薛霸王“恃强喝令手下豪奴将冯渊打死”,命运就这样把送到英莲眼前的机会迅速收回了。

听到这段来历的贾雨村也不胜唏嘘,作者借他之口,说出了自己的因果论。

雨村听了,亦叹道:“这也是他们的孽障遭遇,亦非偶然。不然这冯渊如何偏只看准了这英莲?这英莲受了拐子这几年折磨,才得了个头路,且又是个多情的,若能聚合了,倒是件美事,偏又生出这段事来。这薛家纵比冯家富贵,想其为人,自然姬妾众多,淫佚无度,未必及冯渊定情于一人者。这正是梦幻情缘,恰遇一对薄命儿女。

冯渊者,逢冤也,遇到了前世冤孽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注定冯渊要遭此生死劫,注定英莲要看到希望就在眼前破灭,也注定薛蟠要背一条人命,并把英莲带进大观园。

这一切的根源,都来自前世。

回到第一章回,神瑛“凡心偶炽”,“意欲下凡造历幻缘”,绛珠听说,便要跟去“酬报灌溉之德”,“因此一事,就勾出了多少风流冤家来,陪他们去了结此案。”

由此可知,英莲、冯渊、薛蟠,都是陪他们了结此案的风流冤家,都在前世有着恩怨,希望在这一世得以了结。

说白了,英莲之所以应怜,是因为她此生的命运早已注定,她就是来还债的,正如黛玉是来还泪的。

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,无以抗拒,因为命运不接受抗拒:给你什么,你就得接纳什么,抗拒无效。命运为什么要作此安排?因为今生得到的果,都是前世种下的因,这便是作者想要表达的因果论。

人生在世,一切都是有因果的,有的来自前世,有的就在今生。这种因果论,贯穿了全书的始终,也是作者写书的主旨之一。

为人在世,当多种善因!

特别说明:这次的红楼解读,是按照章节顺序来写的,主要抠文本细节,力求从细节中去发现容易忽略的地方,对人物和情节重新进行诠释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从第一篇《红楼一梦,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?多少读者误入歧途!》读起,这样更便于理解。

往期回顾:

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

《红楼梦》| 谁还记得,那个初进贾府极具教养惹人怜爱的林姑娘?

《红楼梦》| 宝黛初见:最美的相遇,却是灾难的开始

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

《红楼梦》| 活成槁木死灰的李纨,却是贾政择媳的标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