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玫瑰色的黄昏沿着吵闹的火锅店滑过,偏清新风格的火锅店,装修却过于简陋,我一边蘸着酱,一边眼泪就簌簌地落了下来。

丰泽坐在我的对面,灰色的毛衣材质很软,让人有想要拥抱他的冲动。

分手是我提的,在店里哭得歇斯底里的也是我,就在刚刚丰泽还兴致高昂地跟我说:“我给你买了块瑜伽垫,明年我们一起锻炼身体。”

结果我的回答却是:“丰泽,我们分手吧。”一个人在畅想着两人的以后,另一个人却已经想到先行离开。

丰泽有些震惊,但马上又转为平静,好像我的话在他的意料之中,我们安静了几秒钟,丰泽才又抬起头来神情有些悲痛地说:“颜颜,我舍不得你。”

“那你娶我!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那在你抛弃我之前,我一定要先离开你。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似如刀割,自始至终我都不知道丰泽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娶我,哪怕我用分手相逼,他仍然不会妥协。

“丰泽,我很爱你,但是你知道我不可能跟你再这样下去,你让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,我害怕自己的青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我该结婚了,该找个人踏实过日子了,丰泽,谢谢你,但就此别过吧。”

他把目光从杯子上移到了我的脸上,目光的认真程度就像在观摩着一件刚刚出土的文物,他在拼命辨别着上面的纹路。

丰泽不到三十岁,但已经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古董鉴定师,我还是第一次见他用对待工作的态度来对待我。

“颜颜,我舍不得你。”丰泽一直在重复这句话,我嘴角却不经意地扯了一个苦笑出来,一个口口声声说舍不得自己的男人,却吝啬到连一个承诺都不肯给我。

接着他也哭了,我们就这样面对面地坐直了身子,热气腾腾的火锅扑在流眼泪的脸上格外难受。火锅店里的顾客都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看我们,实则心里充满了好奇,有个服务员拿着纸巾想上前安慰我们,却被另一个服务员拦下了。

真是罕见却如常的分手盛况,那一刻我相信他是真的舍不得我,我也相信他是真的不会娶我。

他对我来说像个谜一样,所有关于爱情的纷繁复杂都是他教给我的。

是我先穿好衣服走出火锅店,即便用围巾包住了脸,冬日的寒风还是一下子灌了进来,一想起以后的日子再也见不到丰泽,心里就疼得不行,我只好捂紧胸口,神情无恙地继续向前走。

张文谦知道我今天分手,出于人道主义精神,他说他会在路口接我,以备不时之需,我从没细想他话里的不时之需是什么,但现在看来,所谓的不时之需是我可能会疼晕在路口,然后他把我抬走。

没想到快要走到路口的时候,丰泽追上来,一下子拉住我的手,“颜颜,我还不想跟你分手。”

2

街边的路灯刚好将我们的影子无限拉长,我目光凌厉地审视着他,“要等我人老珠黄的时候分手是吗?而跟你在一起的永远都是年轻的小姑娘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们再待三个月,等我们租的房子到期,我们再分手可以吗?”丰泽几近渴求的语气让我心里一软,同时那一刻,我的心里没有那么疼了,就为了这个暂时止疼的麻醉药,我答应了丰泽无厘头的要求。

丰泽轻轻地揽着我跟我说:“我们回家。”

我在路上给张文谦发消息让他先回去,告诉他我和丰泽定了一个分手日期,三个月之后再分,张文谦调侃了一句:“会玩。”

然后又打字过来:“我看到了丰泽,觉得他特别眼熟。”

“可能在电视上看过?”张文谦是我认识了12年的老同学,但我从来没有带着丰泽见过他,只是告诉他我有一个特别爱的男朋友。

“可能吧,那我回了。”

不多久,我和丰泽也到了家,我站在门口环顾着这个我们一点点布置的房子,想起前年的愚人节我们搬到这个屋子里来,一转眼两年过去了。

有时候分手不是因为不爱了,而是因为太爱了,失去比拥有更踏实。当然,也是这一刻,我意识到,爱情有时候不见得是一件好事。

当你发现爱情让人盲目以至于失去自我,这个时候真的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,勇敢脱身,才是一个灵魂该有的明净。

可是真的舍不得,于是这最后的时日,就当是给彼此的一个缓冲。

丰泽休了一个长假,每天都待在家里,之前不爱做家务的他,现在每天都会做家务,然后做好饭等我回家。

我们把分手那颗定时炸弹埋在土里很深的位置,谁都不再提分手的事情,我们看起来仍然恩爱如初。

他比以前更加地黏我,晚上我抱着笔记本在床上工作的时候,他会像一只无尾熊一样圈上我的腰,用小孩子的语气特别任性地跟我说:“你今晚的任务就是陪我,你忘了吗?”

“你别闹了,今晚好多工作呢!”我的语气有些严肃,他坐直身子小心翼翼地亲了我的嘴一下,然后又重新缩回到我的身后。

安静的房间里瞬时只剩下我噼里啪啦打字的声音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的腰坐得有点酸,想起身活动一下,回过头看见丰泽已经很安稳地睡着了。

屋里的灯光很均匀地照在他的脸上,他明明已经很好看了,但是打了灯光的脸就像照片加了滤镜,连细小的瑕疵都找寻不见,一眉一目越端详越觉得完美。

丰泽很瘦,脸部的每个器官都很分明,就像他冷清的性子。他平日里的话不多,总喜欢闷着头钻研他的工作,我很喜欢他认真工作的样子。

以前我也会像他黏着我这般黏着他,他总是工作到很晚,我等着等着一不小心就睡着了,他蹑手蹑脚地掀开被子,然后将我揽在怀里,我每次都会转醒,但我不会睁眼。

于是他以为我睡得很深,第二天总会嘲笑我:“你睡得跟个小猪一样。”

想到这里我轻轻地摸上他的脸,没想到刚碰到他,他便醒了,“我刚刚梦见你了,很真实,我好怕有一天梦见你,你不在我身边了。”

我鼻子一酸,没有说话,下床去客厅倒了一杯水,眼泪却掉在了水杯里。

3

我想起第一次遇见丰泽的时候,他喝醉了酒,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在路边,他看见了我,向我走来。

我有些警惕,但还是不免沉迷于他的美色。

他向我撒娇,“我喝醉了找不到家,你能陪我回家吗?”我害怕是骗子的最新骗局,于是逃似的离开了,他却掏出手机来,迅速地给我拍了张照片,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:“坏人,留下证据。”

有点不可思议的一晚,因为分辨不出对方是什么目的,但是丰泽那张脸却印在了我的脑海里,怎么也忘不了。昏暗的街道上,丰泽漆黑的眼睛,就算喝醉酒,仍然那么清晰明亮。

我有点遗憾,心里想当时送他回家,我们之间会不会发生点什么故事,但是没想到上天很快填满了我的遗憾。

丰泽是我们节目组邀请的嘉宾,我作为台里的一枚小助理,丰泽衣食住行都由我负责,看过他醉酒后幼稚的一面,再面对他严肃的样子,我忍不住笑了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“你有一天喝醉了让我带你回家,我怕你是坏人就跑了。”我说完后,丰泽一直皱着眉头,我心里一沉,害怕自己的话有些冒犯了。

没想到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翻出一张照片给我看,“这是你啊?”

那条黑色带红色花朵的裙子在黑夜里显得有些艳丽,我跑得急,裙角飞扬,只露了半边脸出来。

“是我。”彼时我们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口,太阳已经下山,天空有些偏蓝灰色,但是光线仍然清亮澄澈。

他突然伸出手来揉了下我的脑袋,语气里满是责怪,“那你那天怎么不帮我?”

我冲他扮鬼脸,“我以为你是坏人!”

后来我和丰泽恋爱,他把严谨和一丝不苟给了工作和周围的人,而把他孩子的一面留给了我,尤其是他生病的时候喜欢靠在我的肩头,“这几天要拜托你照顾我啦!”

乖巧而又软萌的样子真的让我母爱泛滥。

他从一开始就跟我说过,在他心里爱情大于一切,当跟一个人的爱情消逝的时候,他就会寻找下一段,他是一个为爱情而活的人。

即便三观诸多不同,但我自动忽视了,面对当下的电光石火谁还考虑漫长以后?

我天真地以为,只要我不遗余力地对他好,我们的关系一定会天长地久,而且如果一段关系融洽,他怎么舍得离开我?

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向他提及结婚的话题,一开始他躲闪这些问题,后来干脆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不会跟我结婚。

我看着他的脸,这才发现其实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,换句话说,可能连他都不了解自己。

4

剩下的三个月里我又和丰泽一起做了很多事,我们坐了摩天轮,在升到最高处的时候接吻;一起去旅行,旅程中称对方“老婆”“老公”;过年的时候去了彼此的城市,循着陌生的街道走完了对方幼时的记忆。

有过一次聚会,他们都说我和丰泽的感情越来越好了,只有我偷偷地划过日历的页面,细数着我和丰泽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

离别越来越逼近,每次想到离别的场面都难过得无以复加,以至于在一起的时候也不能尽兴。

时间每过一天我便删掉丰泽的一张照片,扔掉一件关于他的东西,但又不想全部扔掉,总要给以后的自己留个念想的。

丰泽看到了我扔东西的举动,他在我背后抱住我,声音有些颤抖地说:“颜颜,不要再扔了好不好?”

“留着做什么?”

“给我点时间,我会努力娶你。”

“如果你不爱一个人,怎么努力都是没有用的。”虽然我反驳了他,但心里还是会有隐隐的心动,或许我和他真的可以永远不分手。

第二天我约了张文谦看房子,现在的他在A市开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房产中介公司,我便毫不客气地麻烦他。

张文谦变化不大,在社会上这么多年竟还带着些书生气,很阳光,笑起来的时候会露两排白色的牙齿。

见面的那天他风风火火地赶来,就像很多年前他偷跑到小卖部买零食,一路小跑着到座位上,然后压低我的头,拉开他的校服拉链,“看!”

他藏在怀里的零食分了我大半,我沉浸在零食的快乐里,全然不知我们凑在一起贪吃的姿势有多么暧昧。

这些年跟他倒也像亲人似的,他看到我有些蔫儿的样子,倒也没再说什么,只是轻叹了口气,“早就跟你说追求爱情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“但是人生有过一次,也算是无憾了。”我拿过他面前的那只杯子,帮他倒了茶进去,推到他面前的时候又接着开口道,“不过体验过一次之后,我现在特别渴望安稳,想过那种看得见摸得着的日子了。”

张文谦深有体会的样子,“大概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,到了这个年纪,所有的不甘心都会变成甘心了。”

张文谦陪我看了几个房子,当我们气喘吁吁地爬楼梯时,他突然回过头来,“你直接住我那儿得了。”语气里有点不容置疑。

“不要了,太麻烦你了。”

“跟我说什么麻烦啊,你忘了我第一份工作还是你找的?没有你我就不可能在这个城市留下来。”我仰着头,看到他额头汗涔涔,楼道窗口照进来的阳光让他的额头显得格外亮。

我有些晃神,心里默默数着我和张文谦相识的时间,竟已经12年了,虽然见面并不频繁,但麻烦彼此的次数好像并不少。

有一个人陪伴着自己一路成长,觉得心里很踏实。

回去的时候我们路过一个婚纱店,橱窗里的婚纱白得像雪一样,好似可以满足所有女生曾经在心里的那个期待,但没想到张文谦比我还激动,他定在橱窗面前跟我说:“我想起来了!”

“你还记不记得我有一个初恋叫顾云?其实那几年我一直没能忘记她,那年她结婚我也去了,我觉得丰泽很像她的老公。”

亏得张文谦还说得有声有色,但在我听来就像是听笑话一样,“一定是这两人长得像,丰泽未婚,他资料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呢,不可能有假,而且我们台里的人都知道。”

“噢。”

紧接着,我又说:“更何况我和他在一起这么久,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。”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我的自我安慰,还是真的在说给张文谦听。

5

丰泽那天说完给他点时间他娶我之后便没了下文,可能他真的就只是说说而已。

到了真正分别那天,我在家收拾行李,丰泽一声不吭地跟在我身后,已经剩下了最后的两小时,有很多叮嘱想要跟他说,但是张张嘴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我故意收拾得很慢,好不容易磨蹭完最后的两个小时,我站在门口跟丰泽说:“我走了,以后就不要联系了吧……”

他走近我,力道很大地把我拽进怀里,我耳朵贴近的刚好是他心脏的位置,我们两个人的心跳都很快,我心里不免地起伏,隐隐期待着事情的反转。他会挽留我,并且给我一个婚姻的承诺吗?(小说名:《分手倒计时》,作者:七忆欢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,看更多精彩内容)